快眼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不能善罢甘休

    他们两个人,在刚才的攻击,虽然,说没有特别特别的,用了十成十的功力,没有,特别的,把所有的力量,都释放在,刚才的攻击当中,但是,也是,已经,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攻击,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试探。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确实,并没有对那头妖兽,产生,非常、非常具有影响力,或者说,并没有对那妖兽,产生,足以让他们觉得,满意的攻击程度,透过那滚滚的烟尘,他们很快的,便是发现,那个妖兽,在刚才的攻击之下,也不过,是在皮肤上,留下了,一点白色的划痕而已,可以说,简直,就像是,给人家挠痒痒一样,并没有,造成任何,足以威慑到,那个妖兽的情况,这一点,他们二人,都是,看的特别的清楚,只有那些,跟随他们而来的,那些宗门的跟随者,才是没有发现这一情况,毕竟,对于云摇光和水画眉来说,却是,可以,看得非常的清楚,非常的直接。

    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人的修为境界,是在这儿放着呢,他们,本身,就是不可能,和我那些宗门的普通弟子,相提并论,所以,能够看到,那些宗门的追随者,那些宗门的普通弟子,看不到的,很多的情况。

    也就是,在这同一时间,因为,他们所亲眼看到的事情,看到的情况,让他们觉得,特别的不好,情绪上,也是觉得,非常的糟糕。

    只能说,这种糟糕,并不是,让他们二人觉得,在这样情况之下,已经是,彻底的陷入绝境的那一种糟糕,那一种,不好的情况会发生。

    不是说,他们即将,要面临着,生死存亡,这个事情,这倒不是,他们目前,所需要担心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说的,让他们,目前看来,有一件事情,特别的不好,就是,在眼前这个情况之下,对于他们来讲,肯定是,一个很糟糕的状况,也就是说,这头妖兽,要比之前,他们所想象的,要比之前,他们所认为的,还要更加强大的那一点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这样的认知之下,他们知道,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者,要付出的努力,比起之前想的,要更加多。

    当然了,他们也不是,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付出足够的努力,去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这对于他们来讲,努力什么的,本来,也是,一个他们愿意去做的事情,但是,问题是,到底说,这其中,要牺牲多少人的性命,这一点,就是非常难以直接说出来的了。

    虽然说,从一开始,都要牺牲宗门的弟子,这件事情,云摇光和水画眉,这两个人,就是已经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云摇光本身,更是,不像是水画眉那样的,觉得没有任何的宗门弟子去死,是最好的,对他来讲,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如果说,一点都不想,牺牲宗门的那些弟子,其实,是不可能的,而事实上,有很多事情,在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云摇光是非常清楚的,并不是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虽然说,他在很多情况下,非常的、非常的骄傲,甚至更是不将很多人,放在眼中,带着这些基本的傲气,但是,其实,他还是,有的,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就算是他,不想牺牲,那些宗门的跟随者,但是,如果情况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掌控的范围,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掌控的那个度。

    那么,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这种事情,即便是,对于他来讲,不想要那样的事情发生,也是没有办法。

    不过,对于云摇光来讲,这种事情上,如果是,一定要牺牲,才能够办到,才能够可以行的话,那么,究竟想不想就是无所谓了。

    毕竟对于他来说,最终的目的,才是最为重要的,别人的性命什么的,这些,完全就是,次要的,不应需考虑太多。

    当然了,牺牲太多弟子,对他来讲,也是一件比较来说赔本的买卖,他也不想,去做那样的事情,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还是在发现这妖兽的,实际厉害程度,要比想象的要高不少,这对于他,才是最有压力的。

    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所付出的代价,也是,要比之前所想的,要多很多。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然的,便是了,觉得有了更多的压迫,更多的担子,压在肩膀上。

    不可能像是之前那样,觉得简简单单的就可以解决眼前这个问题。

    在这一点上,对于云摇光来说,才是觉得最麻烦最棘手的。

    别的事情,其实,要稍微次要的,明显要稍微差上一些,对他来讲也不是,目前率先需要考虑的顺序,这对于他本来来说对他的本性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当然这种事情,既然,遇到,就是要解决,就是,觉得麻烦,也是没有办法的,只是,觉得麻烦,也不可能解决问题的本事,对于问题的本身,解决来讲,没有任何的借口,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都不做,而是一定,要用尽全力,去解决的。

    而这种事情,不需要,用语言,来让这个事情,直接的被讨论,因为,已经是,没有那个必要了。

    在同一时间,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之下,除了宗门的那些弟子,在朝着,那个妖兽,继续发动攻击,无论是云摇光还是水画眉,每个人都是没有任何迟疑的,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时,都朝着那个妖兽的所在,发动了攻击。

    水画眉手中,出现了更多的匹练,当中,也是释放出更多的水属性的能量。

    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加强对于那妖兽的攻击,而另外一方面,云摇光手中,也是,出现了九柄长剑,不是有这本体的实质的存在,而是,他的灵力,所化而成。

    一般情况之下,对于他而言,很少,会使用这么多的数目,哪怕是,同十大宗门的其他弟子在进行切磋的时候。

    这样的数目来说,对他来讲也是非常不常见的,毕竟,这对他来讲,已经是所有势力的全部发挥,已经,可以说是,发挥了所有的力量。

    出了他所有的底面和底牌,一般情况下,和其他的天才切磋的时候,确实也是没有必要。

    那么样的暴露自己,虽然说,这种事情上,便是暴露不暴露的,对方也是能够知道,简单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因为也不是什么生死之上的那些事情,也不是,有关于生死的计较,所以,对大家而言,也是,没有必要那么去做,实在是,一件,有些太过夸张的事情。

    但是,现在都是完全不同了,对于他来讲,处理的这件事情,相对来说,真的非常棘手,或者说,可以在一定程度来讲,是在棘手的事情上,更上一层楼的。

    否则的话,也不能需要用尽全力了。

    如果是,在这种时候上,不用尽全力,那么在真正需要用尽全力的时候,恐怕就已经没有心力去那么做了。

    毕竟对于他来说,也是能够很清楚,既然已经开始动手,打算弄死这妖兽,明显,也是摆出一副,和这妖兽,势不两立的态度,明显是,一副,要你死我活的态度。

    那么就足以说明一件事情,今天,不是他们这些人类武者去死,就是那妖兽去死,肯定没有任何的其他的可能。

    对于妖兽而言,人类武者,肯定,不是一种,能够交朋友的存在,而妖兽,也是非常的,憎恨人类。

    除了那些,被驯养好的妖兽,这些妖兽,如果没有真的臣服人类武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说两方是一种敌对的存在,是一种敌对的关系。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就没有任何的错误,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没有任何的错觉。

    这件事怎么想,都是没有任何的毛病所在。

    因为这一点上本来就是真的,那样子本来就是让人觉得,是相当正确的,没有什么是觉得不应该的。

    毕竟,人类和妖兽,从根本上讲就是没有任何能够好好相处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其实无论是云摇光,还是水画眉,也都是非常的清楚。

    大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于这一点,都是有着共同的认知,那么,拼个你死我活,这件事情,也是非常基本,非常基础的事情,没有什么,可说的,也没有什么,觉得不可能发生的。

    而云摇光所释放出去的那些攻击,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朝着那些妖兽攻击而去,朝着那些妖兽,释放了额过去,那些攻击的能量和力量,就是将这个虚空,给撕开一样,就像是想要整个虚空,都成为彻彻底底的不存在的空洞。如此的威力,让在场的,宗门的那些弟子也是去了非常的心惊,感慨,真是绝对非常的厉害。

    要知道,对于他们来讲,这种能量这种对他们来说,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

    完全的,超出了他们所能够知道程度,超出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对他们来讲,就是一种相当相当了不得,相当、相当厉害的存在,让他们觉得,必须高山仰止才行。

    毕竟这种能力对于很多人来讲都是非常望尘莫及的。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可高攀的,想都不能想的。虽然说平时在宗门当中,也是会想是不是有一天,能够拥有,和宗门当中,那些天骄一样的厉害。

    这样的想法是肯定存在的,不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毕竟。对于所有人来说,虽然是在很大程度上有一些想法,只能是幻想,根本不可能实现,不可能达到也不可能做到,但是,如果说那种想法和那种梦想都没有的话,要剥夺那种。想法和那种梦想的话,就真的是觉得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这种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够遐想的事情,能够去想你想的那种美好。就是一种能够活下去对未来的一种畅想,对未来的一种执念和执着。但是他们确实有一点没有想明白。也就是说,存在于幻想当中也是不行的。

    如果说能够将那种美好的想法转化成行动的话,当然是好的,但是如果不能够转化为行动的话,就会一直活在一种幻想当中,没有一点好处。

    这种事情对行动力很强的人来说,能够去用行动力来弥补。那种。都能够做到或者不能够拥有的那种东西,但是对于动力不是那么强的人来说,就不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说偶像这种东西并不是说不能够崇拜,但是如果一味觉得可以将偶像那种存在当做对自己不能够做成什么事情都替代的话,那么就是没有一点好处了。

    最好的事情就是能够找到一个偶像,然后,作为一个奋斗的目标。

    这才是应该本身去做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也不是人人都能够做到的。

    对于这些宗门的弟子而言,天才就是非常值得崇拜。

    可是他们确实有一点不知道,就是他们所崇拜的这个天才,目前也是觉得有一些,在这样的情况下,觉得棘手。

    如今的这个情况必须全力以赴,你全部的精力和力量去对抗去对待,否则的话,就很有可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甚至能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都是另外一回事情,最重要的是还有可能还毁灭淋着。一个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对于他们来讲,此时此刻也是必须。要用的很多很多的努力。

    因为就在刚才的攻击之下,虽然是对那妖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却也是,和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还差了很多。

    现在这个情况竟然已经是开始,就必须有一个他们需要的结果才行。否则的话,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必须底牌尽出,否则的话,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