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2177章 天劫尾声

    凌天战魂!

    激活了所有威能的洞天刀在那器灵的操纵之下,爆发出来的神威已然把那劫云所形成的三足鼎给劈成了两半。

    劫云所凝聚出来的三足鼎倾覆了所有的能量,那滚滚雷霆包裹着天穹,肆意破坏这片空间。

    本就被打成了齑粉的空间,被这劫云的力量给来来回回的不知道破坏了多少遍,恐怖的力量从劫云之中爆发出来,这片空间根本就无法承受。

    然而,刀芒依旧。

    其中所裹挟的神威并没有被完全耗尽。

    那滚滚雷霆还在翻滚,刀芒突然逆行而上,裹挟无可匹敌的神威,朝着天穹之上降临下来的雷霆席卷而去!

    轰隆隆……

    雷霆之力在崩碎,面对洞天刀爆发出来的威能,所有的雷霆都化作了齑粉。

    毁天灭地的景象在此时降临,远远的在一旁观战的黑靖几人,只感觉一阵死亡的气息笼罩己身。

    黑靖在和自己手中的石罐沟通,这吞天罐号称有‘吞天’之威,但面对九品仙器,似乎并没有什么优势存在。

    对方手中的九品仙器太多了,再加上一件彻底激活了威能的九品仙器,他的石罐若是无法激活其中所有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挡那大刀。

    “殿下,他的天劫,好似要度过去了!”

    雪上加霜的是,他的一名侍女突然提醒他。

    黑靖的一双眸子犹如那择人而噬的凶兽,死死瞪着那开口的侍女,道:“你以为本宫看不出来吗?”

    漂亮的侍女被吓得心惊胆战,连忙跪在地上大声求饶。

    “联系我父王,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他能救我了!”

    黑靖从没有想过自己踏出琳琅水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死亡的危机笼罩在自己的身上,随时都有可能带走自己的性命。

    他依旧在和自己的石罐沟通,如果能让石罐的器灵苏醒过来,未必不能趁着这个机会对楚云展开绝灭一击。

    他虽然很惋惜楚云的遭遇,但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唯有斩杀对方,才能让自己活下来,无从选择。

    “殿下,联系不上,天劫降临,封锁了周围的空间,现在任何讯息都无法传递出去。”

    负责联系琳琅水域之王的侍女一脸的绝望。

    她手中的传讯玉简无法把消息传递出去,他们也是楚云天劫的一部分,现在想要向外界寻求帮助都不行了。

    “这应该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黑靖的脸上闪现出一抹自嘲之色,这件事情着实在他的预料之中。

    化作了楚云天劫的一部分,自然不能找外援了。

    若是能找外援,这天劫之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一剑劈开的了。

    接下来,黑靖什么都不想,他专心致志和自己的石罐沟通。

    他的四名侍女见到他的做法,也纷纷盘坐起来,把自己的状态给调整到最佳状态。

    而这一切对于楚云而言,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劫云给吸引。

    被洞天刀的刀芒给斩成两半,其中所酝酿出来的滚滚雷霆之威虽然凶残,但面对洞天刀的攻击之下,和那土鸡瓦狗没有什么区别。

    他在寻找这劫云之中的混沌之气,这玩意儿是和鸿蒙之气齐名的一种物质,若是能够熔炼到自己的身体之内,将会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电闪雷鸣之中,那霸道的刀芒依旧在横冲直撞,每一道刀芒斩杀在周围的雷霆之中,都能瓦解雷霆所蕴含的毁灭能量。

    雷霆不断崩碎瓦解,楚云的危机渐渐被解除。

    但是他依旧没有见到那混沌之气的影子。

    这混沌之气应该是一种非常容易寻找到的气体,可是这玩意儿现在到底是去哪儿了呢?

    “老鸿,混沌之气,到底在什么地方?”

    楚云不解,他开始询问脑海中的鸿蒙神树。

    若说这世间有谁见过混沌之气,在他相熟的人之中,恐怕也只有鸿蒙神树了。

    鸿蒙神树闻言,说道:“这些雷霆之中,每一道雷霆都蕴含了混沌之气,你感知不到的。”

    原来如此!

    混沌之气就蕴含在雷霆之力里面!

    自己,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吸收周围的雷霆?

    密密麻麻的雷霆,遮天蔽日,正在横冲直撞,仿佛是在躲避洞天刀的追杀。

    现在这些雷霆的力量已然没有了之前化作雷霆妖兽形象那般厉害,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尝试汲取一下这些雷霆之力?

    “你小子疯了吧?你被看这洞天刀的刀气势如破竹,你若是沾染上这些雷霆,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承受!”

    似乎是知道了楚云心里的想法,鸿蒙神树直接出言训斥着。

    “再说了,混沌之气和本座的鸿蒙之气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你的肉身已经被本座的鸿蒙之气淬炼,你的神魂、你所有的一切都沾染了鸿蒙之气的影子,现在再把这混沌之气炼入自己的身体之内,两种力量会发生冲突的!”

    鸿蒙神树在阻拦楚云,不过他知道,这阻拦,应该不会起到效果。

    “会起冲突么?”

    楚云看着身前的滚滚雷霆,里面竟然蕴含了混沌之气,这着实是他所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是这混沌之气就在雷霆之中,不能收取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他可不想让这混沌之气就这样浪费了。

    “有没有可能像是凝聚三足鼎那样,借用此地的混沌之气,重新凝练一只混沌三足鼎?”

    楚云不肯放弃这混沌之气,没等鸿蒙神树回答,楚云又道:“你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你是在鸿蒙时期就存在于这天地之间的一株大树,天地都是你支撑着的,以您的强大,以您的见识,一定有办法可以让我重新凝练出一只混沌三足鼎的吧?”

    楚云用上尊称。

    鸿蒙神树这家伙是吃软不吃硬的,说几乎好话,拍拍这家伙的马屁,绝对可以把这家伙给拍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一向喜欢听好话的鸿蒙神树,现在突然就不吃这一招了。

    他说道:“你小子别吹捧我,鸿蒙之气是这世间规则之力的根本,混沌之气是维持这浩瀚宇宙星辰运转的根本,两者从本质上来讲,是不一样的,若是强行粘合到一起,有极大的可能会造成相斥局面。”

    “你看着浩瀚宇宙啊,若是混沌之气在让这宇宙之内的星辰运转,若是鸿蒙之气是负责这浩瀚仙界规则的根基,那么从这两点来看,这两股力量便是可以相容的。”

    微微一顿,楚云又道:“我手中的混沌三足鼎已经破碎了,现在急需重新凝聚一只三足鼎,以鸿蒙之气和混沌之气融合,把这两种力量施加在混沌三足鼎之内,应该是可行的。”

    鸿蒙神树道:“不是你认为可行就可行的,两种相冲的力量,怎么可能融合在一起?”

    他依旧在拒绝,那斩钉截铁的模样,简直就是不容商量了。

    “老东西,你怕是没有那个力量能融合这鸿蒙之气和混沌之气吧?”

    再一次被拒绝之后,楚云可就没有心思再向他说好话了。

    现在直接就开始质疑这老家伙了。

    “你小子说什么呢?本座怎么可能没有力量融合这混沌之气和鸿蒙之气?”

    鸿蒙神树连忙否认,但否认得越快,越证明这家伙是心中没底。

    楚云看穿了这一点,却不点破,说道:“那你这老小子给我融合一个看看!”

    微微一顿,楚云又道:“这一次,我允许你出手帮我重新构造这混沌三足鼎!”

    似乎觉得这样说还有被拒绝的可能,楚云又道:“而且你传授我的三足鼎,全名不是混沌三足鼎吗?既然加了‘混沌’二字,你到时把混沌之气也加入其中啊,这样才名副其实啊!”

    “哈哈,你小子想用激将法激我,你是想多了!本座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盐还要多,本座又岂会上了你的当?”

    鸿蒙神树突然大笑起来,全然没有上当的意思。

    楚云斜睨自己脑海中的鸿蒙神树,这老家伙竟然不上当了?

    他不愿意出手,自己即使获得混沌之气,也不可能用来凝练三足鼎啊!

    而且,这老家伙既然说鸿蒙之气和这混沌之气是两股相冲的能量,自己若是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但就这样放任混沌之气流逝,也太不是他的风格了。

    好东西怎能白白浪费?

    想到这里,楚云却是控制着自己那千疮百孔的身体,直接朝着那不断被洞天刀刀气攻击的雷霆冲了过去!

    “你小子疯了吗?”

    鸿蒙神树的声音都变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云这家伙竟然会在此时直接朝着那雷霆之中冲过去!

    别看这些雷霆之力现在在冬天都的攻击之中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可一旦楚云踏足这些雷霆攻势的范围,他绝对会承受死亡危机!

    洞天刀的器灵见到楚云直接朝着眼前那狂暴的雷霆之中冲去,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楚云,传音说道:“你的劫难,将会因为你这一次的主动冲过来而变得更危险。”

    说罢,洞天刀的器灵却是直接没入了洞天刀之中,好似不再去理会楚云的死活。

    卧槽?

    如此无情?

    说撂担子就撂担子,仅仅因为自己主动踏入了这雷霆之中,这家伙居然不再帮自己对付这些雷霆之力了?

    甚至,在洞天刀的器灵没入刀体之后,连洞天刀也直接钻入了楚云的身体之中,盘踞在他的丹田沉寂了下去,任由楚云怎么呼唤,这洞天刀也没有从他的丹田之中走出来。

    这家伙,竟然真的撂担子不干了!

    “这是我的兵器啊!”

    身处雷霆之中的楚云欲哭无泪,他不想放弃这雷霆之内所蕴含着的混沌之气,主动没入这雷霆之中,竟然会让洞天刀直接沉寂,这觉醒了全部威能的洞天刀,这脾气也未免太大了吧?

    “哎哟!”

    就在楚云愣神之际,那些还没有彻底消散的雷霆已然开始对他发动了攻击。

    有一道雷霆从天而降,劈在了他的脑袋上,剧烈的疼痛传来,让楚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嚎。

    紧随其后的,是雷霆所组成的狂暴攻击开始疯狂攻击他的身体。

    他被此地的雷霆给包裹,蕴含了一缕混沌之气的雷霆,它们又有演化出各种形态生灵的趋势。

    雷霆仿佛拥有生命力一般,即使是被洞天刀给破坏了不少雷霆,它们依旧在疯狂的攻击楚云。

    又有真龙雷霆、神凤雷霆、玄龟雷霆等以雷霆所形成的生物在汇聚,楚云不敢有丝毫大意,他浑身仙力运转,借用鸿蒙神树那源源不断灌输到自己身体之内的精纯的能量,开始对周围的雷霆之力出手。

    融合了大衍刀剑术的飞龙诀被楚云施展开来,霎时间,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有真龙咆哮,裹挟刀剑之气,冲向周围的雷霆。

    规则之力被楚云蕴含在了那不断爆发出去的刀剑之气上,毁灭规则、生机规则、锋利规则、火焰、雷霆等规则之力融合到一起,每一道从那真龙身上爆发出去的刀剑虚影所爆发出来的攻击力,若是有仙帝一阶的存在在此,但凡被一道刀剑之气给斩中,必然会被直接秒杀。

    然而,在面对这些蕴含了混沌之气的雷霆,却没有多大的效果。

    但凡是刀剑之气所斩杀的雷霆,在被拦截斩断之后,又会重新和其他的雷霆融合到一起,增强其力量。

    那不断朝着四周疯狂游动的真龙,完全陷入了泥潭之中,被这天劫雷霆给困得死死的!

    更有一些人形闪电在距离楚云较远的位置形成,他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以雷霆化作的武器,竟是从远方直接对楚云发动了攻击!

    轰轰轰……

    雷霆密密麻麻,有雷霆妖兽蛮横的冲向了他,也有人形闪电拿着武器直接远攻。

    湮灭是此地永恒不变的主题,似乎,这周围的雷霆非要把楚云给弄死在当场才会消散!

    “老家伙,混沌之气就在眼前,我的三足鼎现在已经破碎,正需要重新凝聚,你还不出来帮我!”

    楚云现在很愤怒,这雷劫还真不是现在的他能抗住的。

    他的周身是那十三把九品仙器,把他给团团的保护了起来,但依旧有雷霆之力透过他那防护的空隙,侵袭到他的身上。

    “哎,你小子事事都依靠老子了!”

    鸿蒙神树轻叹了一声,伴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一方三足鼎陡然从楚云的身体之中冲出来,上面铭刻着九十九只洪荒种的真灵,每一只洪荒种,都是这大世界之中赫赫有名的种族,这是鸿蒙神树曾经作为武器的那段日子,被天帝所斩杀的洪荒凶兽,被他拘谨了真灵,把他们烙印在了这鼎璧之上。

    洪荒种悬浮在楚云的头顶,垂落下一道暗金色的光芒,把他给笼罩。

    霎时间,楚云体表那十三件九品仙器全部躺进了楚云的空间戒指。

    紧接着,那悬浮在楚云头顶的三足鼎,那鼎口之中,陡然喷发出一阵金色光芒,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所有的雷霆。

    正威风凛凛,要对楚云造成毁灭攻击的雷霆,在那金色的光芒之中瓦解,它们的威风、它们的毁灭气息,在此时荡然无存。

    金色光芒,堂堂正正,那是鸿蒙神树蕴含了一缕鸿蒙之气的攻击,有鸿蒙之气裹挟在这金芒之中,能压制一切规则之力。

    雷霆在暴动,但无济于事。

    它们疯狂的朝着楚云所在的位置冲去,想要把这渡劫者给斩杀,但是金芒却是直接裹挟所有的雷霆,让他们全部融入到了三足鼎之中!

    做完这一切,金色光芒扫荡四周,那阴邪之风在快速退散,地底的岩浆重新沉寂到了地底之中,被破坏的空间也在金色光芒的笼罩之下被快速修复。

    没一会儿,这永恒之河所被破坏的空间,已然完全被修复!

    楚云看着周围不断变换的场景,不由得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呼!这帝境之劫,终于渡过去了!”

    他的帝境之劫,是真正的杀劫。

    其他人在渡过帝境之劫后,会有精纯的能量从天而降,作为渡过帝境之劫的奖励。

    而他现在度过了帝境之劫,天空直接放晴,周围的仙气又缓缓涌现,让这方空间变得和往常一样。

    渡劫之后的奖励,完全没有,像是被天道给私吞了一般。

    “不,你的帝境之劫,还没有度过去!”

    就在楚云大感轻松的时候,鸿蒙神树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听到他这话,楚云立即明白了过来。

    在另一边的黑靖五人,他们也算是自己的帝境之劫!

    唯有把他们斩杀,自己这一次的帝境之劫才算是彻底度过去!

    另一边,黑靖五人见到那汹涌无匹的劫云,在楚云头顶悬浮着的三足鼎出现之后,便直接被这三足鼎给吸收。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让他们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之前,见到那激活了所有威能的九品仙器突然逃离,几人心中还为此感到高兴。

    可这还没有高兴多久,就有更强大的仙器出现,把那围攻楚云的天劫给吸收了!

    实在是太出人预料,在绝望之中看到了希望,又从希望之中走进绝望,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足以把人给逼疯!

    而现在的黑靖也确实是在疯癫的边缘了。

    一声声怒吼从他的口中传出来,仙帝四阶的修为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他身边那四位侍女受到他身上气势的冲击,更是被震得倒飞出去,不能再靠近他的身体!

    “殿下,请冷静!”

    有那倒飞出去的侍女向黑靖传讯,现在黑靖的状态很不对劲,他那一头长发不知何时已经散开,在他自身气势的冲击之下,正在快速摇曳。

    他手中的石罐罐口对准了楚云所在的方向,在他的周身,更有狂暴的仙力涌现,搅动得周围的空间都被撕开一道道空间裂缝。

    “冷静?”

    如今,他听到自己侍女的传音,只感觉一阵可笑。

    现在又该怎么冷静?

    冷静着实能让人的头脑更清晰,在面对危险的时候,更能想到应对的办法。

    但此时的黑靖是没有办法冷静的。

    任由谁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都难以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头脑。

    尤其是现在那悬浮在楚云头顶的三足鼎之内所爆发出来的威能,比起之前那被激活了部分威能的大刀还要厉害。

    大刀在攻击那雷霆之力的时候,也没能顷刻之间将这雷霆给全部磨灭,反而更像是陷入了一个僵持的状态。

    现在这三足鼎涌现出来,竟是直接吞噬了所有的雷霆,那荡漾出来的金色光芒清退了阴邪之风,镇压了地底暴动的岩浆。

    现在,他的帝境之劫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抹除了。

    对方依靠那悬浮在头顶的三足鼎,一旦对自己发动攻击,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拥有任何抵挡之力!

    “前辈,我现在遇到了危机,需要您的相助,还请前辈助我,诛杀恶敌!”

    黑靖再向自己的石罐说话,石罐是有器灵的,一旦觉醒,这件九品仙器的器灵能爆发出石罐的所有威能,或许,能够直接镇压眼前的危机也说不定。

    可无论是之前的沟通还是现在,石罐依旧是沉寂的状态。

    即使是他面临着生死危机,这石罐也没有爆发出什么威能!

    “本座天劫的一部分,你现在是束手就擒,还是等着本座抹杀你?”

    在黑靖焦急和自己的石罐沟通的时候,楚云已然走到了黑靖的身前。

    他的话不多,但传入黑靖的耳中,却让黑靖那焦急的心,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他的目光放在楚云的身上,看着头道:“想不到啊,刚刚还是太上十阶的存在,度过天劫之后,竟然拥有威胁到本座的实力!”

    黑靖不再慌张。

    遇到了事情,光是慌张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唯有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心,才能想出相应的应对之策。

    “给出你的选择!”

    楚云懒得和眼前的黑靖多说。

    这黑靖是不是他帝境之劫的一部分已经不重要了。

    若他真的是自己帝境之劫的一部分,自己直接收服他便是。

    天劫,应该是可以收服的吧?

    他心里这么想着,倒也有些跃跃欲试了。

    “你可知道此地是什么地方吗?”

    黑靖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臣服于楚云,他那一双眼眸之中平静得像是一汪潭水。

    “这条河,号称永恒之河,河内是水族的地盘。你现在所靠近的位置,唤作琳琅水域,是黑水神鱼的领地。当今世间黑水神鱼的王,是一尊不灭境界的存在,而我,是黑水神鱼一族的太子。”

    说到这里,黑靖的声音便停顿了下来,他的目光放在了楚云的身上,平静的注视着楚云。

    交代了自己的来历,交代了自己的背景,他现在希望楚云能被自己的背景给吓退。

    楚云闻言,双眸之中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异色。

    既然琳琅水域就是自己眼前的这段河流,他为什么不把此地的消息传递给黑水神鱼的王?

    作为琳琅水域的太子,他现在遇到了危机,在如此进的距离上,恐怕就是连神识传音都能直接反馈回琳琅水域,为何现在黑水神鱼一族的王,还没有来营救他?

    现在能对楚云造成威胁的,也就只有不灭境界的存在了。

    这不灭境界的存在可不好招惹,以他和鸿蒙神树的实力,现在还招惹不起。

    “老鸿,你说这家伙的话,是真是假?”

    楚云不能去冒险。

    现在已经突破到了仙帝一阶,他还得返回已知仙界去处理已知仙界的事情。

    面对仙帝四阶的存在,他有信心一战,但面对不灭境界的存在,他可不能夸下海口说自己能和不灭境界的存在交锋。

    他不是之前那下尸天帝,当时的下尸天帝依靠十数件九品仙器能够和不灭境界的存在交锋,那是因为那十数件九品仙器都是激活了所有威能的,是受到他控制。

    楚云手中的十三件九品仙器,算上水月剑和洞天刀,这十五件九品仙器,真正激活了全部威能的只有洞天刀。

    而且洞天刀里面的能量已经被耗尽,要再次动用洞天刀,还得源源不断的灌输能量在洞天刀之内,才能爆发出其威力。

    面对不灭,激活了全部威能的洞天刀,已然没有了什么作用。

    “你的帝境之劫降临,他闯入这方空间,也化作了你帝境之劫的一部分。周围的空间应该是在天劫力量作用下,被封锁了的,应该会阻拦一切消息传递出去。他的话,能不能信,我不确定,我的建议是,不要冒险。”

    鸿蒙神树的声音有些凝重,他说的也是事实,现在冒险的话,对楚云可没有任何好处。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楚云说罢,目光放在了黑靖的身上,道:“你的背景着实不错,不过,现在在这封闭的空间之内,你和我谈背景,不觉得这是个笑话吗?”

    黑靖深吸了一口气,道:“成为你的帝境之劫,不是我所想的。我现在愿意离开此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他听出来了楚云话语之中的松动。

    在莫须有的‘不灭’威胁之下,对方显然也不肯冒险。

    而且,他猜测楚云的背后绝对有不灭境界的存在,否则,他不可能拥有如此之多的九品仙器。

    楚云闻言,摆了摆手,说道:“你就此退走吧!”

    他也不想去招惹那莫须有的不灭强者,现在帝境之劫已经度过,自己已经踏足仙帝这个境界,前来这迷雾区,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也是该回去了。

    “告辞!”

    黑靖冲着楚云拱了拱手,而后潇洒转身。

    之前被他身上气势给冲飞出去的四个侍女,纷纷闪身来到她的身后,紧紧跟随。

    五人开始朝着琳琅水域走去,此地距离琳琅水域,不过百米距离,以他们帝境的修为,一个念头就能踏足其中。

    但是,在五人踏足河边的时候,身形却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下来。

    在他们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堵墙,无形的墙,横在永恒之河的边缘,不让他们离开。

    “杀!”

    黑靖手中的石罐高高举起,瓶口之中有一条狰狞的怪鱼虚影冒出来,张开那锋利的大嘴,撕咬向自己身前那无形的墙。

    然而,怪鱼虚影却是直接没入了琳琅水域之中,在琳琅水域的高空爆炸来开,恐怖的能量席卷四方,惊起万丈浪涛,席卷天穹。

    攻击穿透了那无形的墙,并没有对那无形的墙造成任何伤害!

    见到这一幕,黑靖神色大变。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攻击能够穿透这无形的墙,却把他们给拦截在了这墙边,不让他们从此地离开。

    难不成,作为帝境之劫的一部分,不能主动逃走?

    这帝境之劫,怎会如此诡异?

    “杀!”

    就在黑靖的举动没有起到作用的时候,他身后的四名侍女各施手段,杀向身前无形的墙。

    和黑靖那石罐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一般,几人的攻击能量都穿透了眼前这无形的墙,没有任何阻碍。

    但这玩意儿却是把他们五人都给拦截了下来,不让他们从此地离开。

    怎么会这样?

    五人都愣住了。

    在片刻的愣神之后,又是疯狂的攻击手段从他们的身上展现。

    五人的力量不断的朝着自己身前那无形的墙壁攻击过去,要打破这无形的墙,打破这一层束缚,从这束缚之内离开。

    但是,任何攻击都能够直接穿透墙壁,即使是撕裂了空间,打出了空间裂缝,也依旧无法破坏身前无形的墙!

    有一名侍女甚至想要钻入空间裂缝之中,但那空间裂缝的周围,似乎也有一堵无形的墙,拦住了她的去路,不让她踏足虚空之中!

    一番攻击下来,却是谁都没有奈何眼前这无形的墙!

    “殿下,我们……我们作为帝境之劫的一部分,要么杀死自己的目标,要么被我们的目标杀死,我们,似乎没有退路了!”

    有一名侍女突然发声,脸上写满了惶恐。

    作者拓跋流云说:继续求鲜花!兄弟们很给力,距离第一只差五十朵了!成绩比不过人家,我只能拼命爆发!希望各位看在这个月我如此努力的份上,能把花给我!所有看到这里的兄弟们,我真的很需要这个月的鲜花第一!真心求求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