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 滤镜太厚

    有时人真的是不能念叨的,一念叨说不定就会出现了,晚餐时林晚和胡安还真要来,可惜他们今天准备自己两个人过来,注定是没有担当得起完成任务的重任。

    专心准备晚餐食材的袁州也并不清楚。

    “堂爷爷您慢一点,就算是要排队,咱们也不能走太快了,放心肯定来得及。”一个眉目俊朗,身材挺拔的青年,一边迈着长腿往前走去,一边提醒前面捣着小短腿往前走的洪运东。

    真不是洪运东太矮了,好歹还是有一米七几的身高的,在南方算是中上了,但是这个其实是要看和谁比的,要是和他身后几步远的青年比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一米九的身高,加上年轻,更是看起来身高腿长,而且身材相当好,应该是练过的,包括走路的姿势,很有种台的感觉。

    “我说武子,你既然回来了就要入乡随俗,在袁主厨这里吃饭肯定是需要快点排队的,你赶紧的。”洪运东嫌弃地看了眼自家堂孙子。

    要不是一会还要喝酒,他打算少吃一个菜,那是坚决不会让洪武这个小子跟在身边的,要知道猴儿酒只有那么多,他是一滴都舍不得分出去的。

    但是当年洪武的爷爷和他那是关系比亲兄弟还好,多年不见,他的孙子难得回来,作为长辈怎么也要招待一下,想起早上吃到的美味,于是洪运东才会带着他来厨神小店吃饭。

    “堂爷爷放心,我在西班牙吃的也是中餐,对于华夏食物很熟悉,都吃得惯的,不会有不适应的地方。”洪武小心地解释,毕竟是长辈,误会了就不好了。

    “我当然知道,就你爷爷那个人,要是吃的是其他国家的食物,那能把桌子给掀了的主。”洪运东对于自己的老兄弟那是门清。

    对于听到自己爷爷的八卦,洪武内心是拒绝的,要是被家里的老爷子知道,绝对会拎着拐杖追着打的,于是仗着身高优势,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热闹场景转移话题。

    “这是到了吗?”洪武瞅了瞅前面人挤人的景象,莫名有点冒冷汗,排队的人贼多。

    “坏了,我们赶紧去排队,看看能不能吃上饭。”洪运东回过神来一瞅就知道坏了。

    早上的时候已经跟十分有礼貌的老卢打听清楚了,吃饭排队绝对要趁早,不然排不上队。

    刚开始洪运东还觉得排不上吃饭那就吃点别的有酒就可以了,但是吃了一顿超级美味的早餐以后,那是立刻改弦易辙,这样顶级的美食,要是不能时不时吃到,感觉喝酒都少了两分味道。

    “要是实在没吃上,就喝酒的时候带上武子好了。”洪运东看了看长长的队伍在心里下了狠心。

    不停地在心里劝自己作为长辈得有气度等话题,总算是让自己的心情好了一点,洪运东的阿精神运用地极其熟练。

    当然这些激烈的思想活动一点也不阻碍他的动作,很快洪运东就灵活地领着洪武找到了队伍的末端,直接排在了那里。

    “堂爷爷,这家的很好吃吗,感觉人很多。”洪武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但是对于国内的情形还是比较熟悉的。

    有一个随时十分怀旧,即使当初迫不得已乔迁去了国外,也是十分想念故土的爷爷,作为孙子当然得跟着老爷子的思想走了。

    不过这倒是洪武第一次见识这么多人一起排队的场面,难免有点吃惊。

    “袁主厨号称亚洲第一,自然人多了,也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吃上。”洪运东道。

    他倒是希望可以吃上,不然酒可能就保不住了,早上抽到红球的时候,朱大康他们没有抽到,然后大家很是套了一把交情,就是想要蹭酒喝。

    最后是朱大康棋高一着,在洪运东这里得到一个名额,不过他临时有事,晚餐就不来吃了。

    舍出去一个名额以后,洪运东直接牢牢守住底线,坚决不舍第二个名额,现在他望了望高大挺拔的孙子觉得可能也保不住名额了。

    事实证明,有的时候临时抱佛脚还是有用的,至少洪运东和洪武虽然排在了最后几个吃饭,但是总算是没有白跑,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吃饭的人是真的多。”洪武看了看排队序号,又看了看明显就是小店的门脸,很是感慨。

    “那肯定多,袁总酿不光是酿酒技艺高超,厨艺那更是一绝,人多很正常。”洪运东现在对于袁州那是十二分的敬佩,已经有向小迷弟的趋势转化了。

    “堂爷爷这个主厨不光会做菜,酿酒也很好?”本来洪武没有怀疑什么,但是听洪运东不停地说对袁州瞬间有了不少的印象,但是现在是越听越离谱了,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多东西。

    “那是不光是这些,袁主厨在冰雕界也是这个。”洪运东竖了竖大拇指很是感慨道:“老朱有句话说对了,不管是哪方面,国内最强必须得是袁主厨才是。”

    他是做了不少功课的,因此知道袁州的事情不少,那是越知道越佩服,世界上居然存在这么天赋秉然的人。

    洪武虽然不敢明面反驳自家堂爷爷,但是对于他嘴里说的那些成就倒是觉得可能只是会,精通什么的应该算不上,应该是堂爷爷对这个人太欣赏了,滤镜太厚了。

    话说回来,酿酒好应该是真的,毕竟他是清楚堂爷爷的身份摆在那里,滤镜再厚,对酒方面也是专业的。

    洪运东倒是不知道自家孙子脑补过头了,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主要是遗憾他的衣钵和他老兄弟的衣钵都没有人继承,他的孙子走了别的路,眼前的堂孙子是个什么名模,听说在西班牙还挺有名,但是没人继承家业也是不得劲的。

    因为排在了最后的几位,因此等待吃饭的时间就显得格外漫长,尤其是洪运东想着吃饭喝酒两不耽误就更加迫不及待了。

    地球不可能以个人的意念为转移,还是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前面的人才慢慢稀少。

    “这太难排了,虽然很有秩序,但为了吃个饭排这么久值得吗?”洪武心里嘀咕,等待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

    看了看前面排队排得照样很精神的洪运东,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埋在肚子里,这方面要尊重长辈。